vo5ou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禁區獵人 都市獵人-第八百一十六章 臨時評價閲讀-22cdy

禁區獵人
小說推薦禁區獵人禁区猎人
对面的国师“圣”在接下了林朔一箭之后,再看向猎门总魁首,神情就比较复杂了。
其中最多的情绪,是惋惜。
老国师驰骋纵横大西洲这么多年,早年也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存在,像对面这样的弓手,他这辈子没见过。
之前从天而降那一拳,在加上刚才迎面而来这一箭,这都显示出,对面这个年轻人已经快要摸到一字封号的门槛了。
实力高强也就罢了,关键是年轻。
看这模样,三十岁都到不了,这搁在大西洲就是刚成年不久。
要是再给这个年轻人几年时间,那将是何等风光?
这样的人要是能被天澜帝国所用,那天澜帝国很快就跟其他两个帝国一样,都有两位一字封号的高手坐镇了。
这个想法一旦从老国师的心底滋生,如同沐浴在春风中的野草一般疯狂生长,强烈的惜才情绪,几乎要主导他的思想。
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昨日小雨
只可惜,老国师脑子到底还是清楚的。
这人不是大西洲的人,而且虽然看上去年轻,可观其言行举止,也是海外一方首脑级的人物。
这样的人,天澜帝国不但驾驭不了,而且会反受其害。
心中权衡了一会儿,老国师还是觉得很可惜。
这么出色的年轻人,今天要死在自己手里了。
老国师叹了口气,说道:“你有什么遗言要交代吗?”
“他不需要遗言。”林朔没搭茬,反而是苗成云在一旁说道,“有我在,他的身后事我一定料理得妥妥当当,他那五个老婆以后就我来照顾,四个孩子我来养,我俩是托妻献子的交情。”
林朔原本拿好了架势准备接对面老人一拳,一听苗成云这话差点破功,翻了翻白眼:“我谢谢你啊。”
“嗐,自家兄弟。”苗成云一摆手,“不必这么客气。”
林朔到底没忍住,骂出口了:“我去你的吧!”
苗成云看着林朔,正色说道:“想要自己老婆不被人睡,孩子不被人揍,那你可别死咯。”
林朔知道这人什么意思,无非就是激发自己的斗志而已,别真一拳接不下来被人给打死了。
可这事儿气人就气人在,自己能耐如何,别人也许不清楚,苗成云是这世上最清楚的。
自己能不能接对面老者这一拳,苗成云心里有数,所以他说这话看似是激发斗志,其实就是占口头便宜。
林朔懒得搭理这人,对老国师说道:“前辈,请吧。”
老国师点点头:“我现在心里好受不少。原本看你这么年轻,以为今天你头一次结婚呢,结果洞房还没入就被我给打死了,怪可怜的。现在听这意思,老婆很多是吧,孩子都有四个了,那就行了,既然有后,那你该死就死。你死后回去给你孩子托梦,长大之后别认错人了,冤有头债有主,找我来报仇。”
一边说着这话,老国师右手开始握拳,又问道:“你准备好了吗?”
林朔倒提弓弦,脸上有些不耐烦:“我还急着要去迎亲呢,你快点儿。”
“结婚?去地底下结吧!”
老国师话音刚落,隔着林朔三十米,一拳递了出去。
……
这场架,看热闹的人不少。
不仅公爵府内外的人正在看,昆仑山脚下的人也在看。
有这么一段时间准备,昆仑山方面的飞艇情报系统已经部署到位了。
考虑到大西洲会飞行的高手众多,飞行异种也不少,飞艇不敢深入。不过香山公国离海边还不算远,而且林朔这次在香山公爵府里的事儿也不算小,所以后方还是硬着头皮把飞艇布置过来了。
七年时间过去,这套系统又有改进。
飞艇不用飞到事发地那么醒目,而是作为一艘母舰和信号处理中心,远远吊着就行。
真正去事发地点进行侦查的,是一种小型无人机,也就香烟盒子那么大,在天空中不醒目,也没什么噪音,还能悬空停下来抓最好的拍摄角度和收音效果。
今天公爵府的上空,就悬停着四架无人机,各个角度抓拍。
无人机在现场摄录到了画面和声音,经过远在三十公里外的飞艇中转处理,然后再上传华夏自己的北斗卫星,再由北斗卫星把信号传给昆仑山。
而今天昆仑山下猎门谋主曹冕的办公室里, 除了新老谋主曹家父子和决策小组成员的苗光启唐高杰之外,研究院的副院长狄兰也闻询赶过来了。
神级圣骑
如今的林家,大人基本都外出了,只剩下林家二夫人狄兰在。所以一旦有什么事儿,狄兰是可以代表林朔的。
这天狄副院长过来之后,兴致看起来挺高,把干弟弟曹冕从位置上赶走,自己要过了飞艇系统的控制杆,在那儿操控着。
这套系统她是第一次玩,四架无人机这等于有四台机位,拍摄角度有讲究,弄得她有些手忙脚乱的。
摆弄了十多分钟,狄兰这才满意了,坐在哪儿静静地观赏着办公室里的大屏幕。
在场的其他几位抽烟的抽烟,喝茶的喝茶,之前没怎么理会她。
这会儿屏幕上画面稳定了,苗光启和唐高杰这才抬头看了一眼画面,然后摇了摇头,继续抽烟喝茶。
曹余生瞪了儿子一眼,那意思是让他出面劝劝狄兰,别这么玩。
曹冕一脸为难,搓了搓手,酝酿了一会儿这才对狄兰说道:
“姐,我姐夫呢,确实长得帅。可他这次出去领的活儿,不是做模特儿。你这四个镜头全打在他脸上,还各个角度的特写,咱现场情报怎么获取啊?”
狄兰脸色一板:“我想我老公了,看他一会儿不行吗?犯法啊?”
“不不不,不犯法。”曹冕赶紧摆手,“不过这场战斗,关系到我们华夏对大西洲顶级战力的具体评估,还是挺重要的。要不等回头我下班了,这个系统就留给你随便玩,到时候你爱怎么看就怎么看。”
“哼。”狄兰冷哼一声,在电脑上截取了目前的这四张画面存进自己手机里,然后从位置上站了起来,“行了,让给你吧。”
曹冕赶紧接过操控杆,把镜头拉远,开始找现场的全景。
这个时候,刚好是林朔一箭射出去,被国师“圣”给接住了。
曹余生一看这情景,大失惊色,叫道:“这人怎么这么强?”
“瞧你这没见识的样子。”苗光启人在沙发上,直起身子把手上的烟蒂杵在烟灰缸里弄灭了,顺便端起面前茶几上的茶杯说道,“这本来就不算什么。”
“这还不算什么?”曹余生说道,“我可从来没听说过,追爷射出去的箭,还能被人用徒手接住的。”
“你这是废话。”苗光启喝了一口茶,随后说道,“追爷以往射得一般都是畜生,畜生哪儿来双手去接箭啊?”
“那如果追爷射你的话,你难道接得住?”曹余生问道。
“嘿,当年林乐山要是用追爷这么对付我,那云三妹他说不定得输给我。”苗光启淡淡笑道,“当年的我可能接不住一箭,可躲开是没什么难度。至于现在的我嘛,嗐,都不用提我了,成云和章进问题都不大。”
“是么?”曹余生似是有些不敢置信。
“能扛得动追爷,能拉得开弓弦,能射得出去箭矢,这是什么?”苗光启解释道,“这是林家传人的最低要求,也是林家主脉猎人能耐的下限。
最近这几百年,最弱的林家猎人,也就是咱那位伯父林潮东老先生,他不过修力七境的水准,能耐也是够射一箭的。
那难道说,他射这一箭的时候,就是天下无敌的?
要是真有这个效果,他当年寻花问柳的事儿,也不会弄得怨声载道了,他那是银货两清的买卖,又不是强抢民女。”
“你的意思是,追爷射出去的箭,其实并不那么强?”曹余生问道。
“强不强,得看场景是什么,标准又怎样,不能一概而论。”苗光启说道,“射箭,这只是林家人的打猎手法,算不上杀人手段。
哪怕林家人射术的最高绝技,林降天劫,那也是针对大型猎物设计的,而不是人。
当然对于修行者来说,林家的箭术也是会要人命的。
可到了我们这个档次,林家射术虽然也可怕,但那是被偷袭没防备的时候,绝对不是这么正面应对。
女上司的贴身兵王
以目前我们猎门传承共享并且规范后的九境标准,但凡修行到了强九境,要求之一就是态势感知。
对于即将到来的攻击,必须要有感知和预判的手段和能力,否则就称不上强九境。
所以追爷射出去的箭矢虽然速度很快,也基本没什么动静,但毕竟是亚音速的东西。加上修行者基于各种传承的态势感知能力,正面应对飞过来的箭矢,本身并不是难如登天的事情。
当然能徒手接箭,那还是有点水平的。
所以到目前为止,这位天澜帝国的国师展现出来的水准,我可以给他一个神力双修,其中炼神强九境,而修力九境大圆满的评价。
评价要想再高,就得看他打出来的这一拳了。
魔武师,这三个字有点意思,我还是有些期待的。”
唐高杰眉毛一挑:“你期待什么啊?又闲不住了?”
“还是你了解我。”苗光启笑了笑,“之前那个神佑骑士老迈衰弱,我跟他打我无法证道。如果说大西洲的这五个人,实力确实到了这个层次,那倒是值得我亲自跑一趟了。”
“你这话我就不爱听。”唐高杰指了指自己,“你要证道,跟我打就行了,跑那么老远干嘛?”
“你跟我是各有所长,总体上来说,是道不同不相为谋。”苗光启摇了摇头,“你我之间的战斗,只会有胜负,不会有其他的东西。”
说到这里,苗光启忽然想到了什么,神色一紧,马上对曹冕说道:“把无人机拉高!快!”
苗光启话音刚落,画面上的老国师冲着林朔,遥遥一拳递出。
苗老先生的提醒为时已晚,办公室里的画面随着这一拳递出来,瞬间就没了。
苗光启沉默良久,对曹冕说道:“小曹,替我订一张去欧洲的机票。”
唐高杰也沉默了一会儿,说道:“两张。”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