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8f4r人氣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起點-323,野地情人謀殺案:第十三章 惡思(2-vcop8

邊謀愛邊偵探
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
胡小建温和道:“生意上遇上了什么不顺心的事了吗?你要是觉得累了,不做生意了。反正你挣得钱,我们几辈子都花不完了。”
吴藻忽地坐起来,咆哮道:“睡你的觉,怎么那么多废话啊!”说完,气愤地躺下,用被子盖住脑袋。
胡小建的眼泪夺眶而出,哽咽道:“我是你妻子,看你心情不好,想安慰你,不想……不想……你不领情也就算了……好象还很烦我!”简直语无伦次。
胡小建很委屈,他们结婚二十多年,吴藻第一次对她这么不友好,一阵酸楚涌上心头。她擦了一把眼泪,背对着吴藻躺下,抽泣有声。
吴藻的头从被子里钻出来,推了推胡小建的手臂,轻声道:“刚才我惹你生气了,是我不好,别哭了!”
胡小建不理他。他抱起她,吻了吻她有细微皱纹的额头,自责道:“——都怪我不好!”
胡小建依偎在他怀里,望着他灰色的脸庞问:“你究竟怎么了?最近一直脸色不好,还瘦了,你病了吗?”
吴藻抚摸着她的头发说道:“我没病,最近公司很忙,体力有些透支!”
吴藻说谎了。世界上很多人都说过谎,许多时候他们都认为谎言是美丽的。
吴藻也觉得自己的谎言是美丽的,所以心安理得,毫不心慌地接受着他妻子的疼爱。
“别太拼命了,你挣得钱够多了,要不停了手头上的生意休息吧!我不希望你的身体被累跨了。”胡小建道,语气近乎哀求。
他不说话,只是吻着她皮肉松弛的面庞,可他脑海里全是林静笃的影子。
从来没有一件事,一个人,使吴藻这么疲惫不堪、心不在焉。
林静笃的出现,简直要把他整个人摧毁了。
林静笃的完美无暇,却不属于他。她和外国佬在野外暧昧缠绵的场景,不时在他脑海里闪晃,让他撕心裂肺地痛,有如万虫啮噬他的心。
他忘了他妻子胡小建正疯狂地亲吻他。他像一块木头,毫无反应。
他忽然挣脱她,并推开她,沮丧地躺到一边。一个女人被男人拒绝,那是对她最大的侮辱。
胡小建被她丈夫拒绝了,她恨,她怨。
她跟他大吵大闹,直到他不能忍受,抱着被子到客厅沙发上睡。
次日,吴藻没跟他妻子和儿子说一句话,就出门了。
他一夜未眼,辗转反侧,心烦意乱。
他双眼布满血丝,精神萎靡。
他懒得开车去公司,他想步行上班,一路散散心。
街上人来人往,吴藻被淹没在了人潮里。
吴藻心事重重地路过一条小巷道时,一个瘦皮猴似的男子拦住了他,从宽大的衣袖里露出枪头。吴藻以为有人要刺杀他,脸色顿变,神经绷紧,没来得及说话时,对方神秘地跟他说道:“自制左==轮==手==枪,要不要?只要五百块!”
吴藻听他这样说,才放下心来,犹豫了一下,神秘道:“——我们一边说话。”
瘦皮猴的眼睛贼溜溜地四处望了望,然后把吴藻引到巷道拐弯处,瞬时消失的不见了人影。
半个小时过去,吴藻提着一个黑色纸袋子,出现在巷道里,阔步来到街上,拦了一辆的士,神情紧张地钻进了进去。
吴藻来到公司,径自进了办公室,把门反锁。
他手颤抖地从纸袋里拿出左==轮==手==枪,先是端详一阵,然后把枪口对准窗户,做出开枪的架势,眼露凶光,像正瞄准他的敌人。
他把手枪拿在手上摆玩着,思索自己为什么会买下这把手枪?那可是要人命的家伙。
他心里明白,非常地明白。他想把他心上疯狂成长的爱的嫩苗,一枪打的粉碎,然后任它随风飘走,不留一丝痕迹。
可这把枪近距离朝人开枪比较好。但是面对面朝人开枪,他还没有尝试过,可能感觉不是太好,太近看人流血痛苦地挣扎死亡,会让他恶心,做噩梦。
他还是习惯远距离用狙==击==枪瞄准目标,朝目标致命部位扣动扳机,既展现了他的技术,还不用近距离目睹死去的人的惨样。
但这把意外得到的枪,使他固执地认为,那是上苍给他的提示,如果他眼下想杀掉某个人,可以朝他开枪的。
对,他要杀了林静笃。
明星宝贝:腹黑爹地你去哪
他爱她,从骨子里爱她。这种爱已经容不得别人有半点沾染。可他亲眼见到那个外国佬肆无地占有了她,留给他无限的痛、无限的恨……
如果他杀了林静笃的话,他会知道她的去处,不担心世界上的某个男人霸占着他心爱的人。
他猛然打了一个寒战,这辈子他都堂堂正正,给人品格高尚的印象,人人敬重。眼下,他却打算杀人,杀一个他本不应该杀的人。林静笃只是一个他没有追求到的年轻姑娘,而已。追求不到她也是理所当然,杀了她,对她不公平。他算是她的父辈,对她有非分之想,已是不可原谅的罪恶。这样想来,他更是该死,该下地狱。他应该用那把枪嘣了自己才好!阻止自己可能要制造的罪恶。
罪恶——他陷入了进去,不能自拔。他却跟自己赌气——要罪恶到底。
他把枪放到保险柜里,如果他那天不能说服自己,真的朝林静笃扣了狙==击==枪的扳机,他就用这把枪结束自己的生命,一是了却他在人间对林静笃的单相思;二是惩罚自己犯下的罪行。同时,他希望能在另外的世界,他和林静笃能够重新相遇。
他呆若木鸡地望着被锁上的保险柜,思虑着。他有预感,他下次打开保险箱时,他和林静笃的命运都会改变。他将成为人人唾弃的杀人犯,林静笃和他都会成地狱之鬼。
他缓和了一下心神,打开房门,方便他的员工找他。他是公司的主人……他要若无其事地面对任何人。
他内心越是不自在,越要掩饰。所以……有人来汇报工作时,他说话和举动都异常地小心翼翼,生怕暴露他恐怖、复杂的心理。